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他是范真的初中同学田永仁的哥哥

他是范真的初中同学田永仁的哥哥

发布时间:2019-09-28 13:32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195)

    老天爷大概没看人间的历书,不知道快要立秋了,还任由太阳把地面烤得滚烫。
      傍晚时分,范真正在和夏初看煤矿宿舍的图纸,夏初嘟哝着总记不住图纸上面的拼音字母。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在门外说起范真的名字,打听范真住在哪里?范真出门一看,来人四十岁左右,矮墩壮实,穿着有点破旧。范真正想着我不认识他,他来找我做什么?来人倒认识范真,还没进门就喊:“范工!我是田永仁的哥哥,我认得你!”哦,他是范真的初中同学田永仁的哥哥。看他没文化的木讷模样,竟然懂得尊称“范工”。这个“工”可比工人那个“工”高贵些,是工程师的意思。他家就在学校附近,范真读书每天都经过他家门前的石板路。范真去过他家一次,记得是还田永仁一本什么书。
      既然是同学的哥哥,应该请他进屋。范真的老婆给来人泡了茶,来人朝外面喊:“寿乾,还不进来?”范真很惊讶,我和你一点交情都没有,你来我家就有点唐突,还带着什么人来了?不会有什么麻烦事吧?
      名叫寿乾的是个将近二十岁的大男孩,大热天穿着冬天的黑色厚布破衣服,不知道几个月没理发了,一身脏得臭气外溢。大概他知道自己有气味,低着头不敢大步走近范真家,非常胆怯的样子。田永仁的哥哥又喊:“进来吧,范师傅是个好心人,你跟着他比跟着我强多了!”工程师降为“师傅”了。范真莫名其妙,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随便带来一个叫花子一样的大男孩来跟着我做什么?而且事先不打招呼!他差点要生气了,出于对同学哥哥的礼貌克制了。
      还好,田永仁的哥哥道歉了,说:“范师傅对不起,这伢子跟着我半个月了,我没办法了就想起你是包工师傅,收个小工应该没问题,就带伢子来投靠你了!”哦,是这样,要范真收个小工倒真是没问题。他说完就起身,好像生怕范真过一会反悔。
      说心里话,看到寿乾的穿着,闻着他身上的气味,范真有些反胃。尤其担心母亲和老婆反感他收留这么个叫花子一样的年轻人。不过他还是答应寿乾暂时留下,他要问清楚,寿乾是不是好吃懒做的二流子?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只要愿意劳动就好办。
      范真拿出自己的衬衣和短裤,叫夏初带寿乾去水塘洗澡换上。范真母亲过来看了寿乾一眼,说:“伢子倒还不差咧。‘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换身衣服像模像样了!”范真再看寿乾,身子比刚才挺直了些,显得高点了,算得上五尺男儿。四方形脸洗干净了黑里透红,也还饱满耐看。看胸部和手臂,也是有力气的样子。
      范真一个堂婶娘端着饭碗过来,说些赞扬范真的话,说他的三个儿女经常一双赤脚,饿了吃冷饭,一个个身体健壮,是范真做了很多好事,给儿女积了德,菩萨保佑之类。范真心里说:惭愧啊,我这算得上做好事积德么。寿乾接过范真婶娘的话,怯怯地说:“永奇老兄说范师傅是菩萨心肠,真是的。范师傅,你像观音菩萨一样救苦救难,我别的没有有力气,我保证发狠做事!”
      范真对寿乾的嫌厌变成了同情,想说“言重了”,寿乾可能听不懂,说:“只要你勤劳肯干就好,事有你做的。我也不是观音菩萨,你卖力做事拿工钱,不是我从袋子里拿钱给你。”寿乾心情放松些了,说:“也要你范师傅有菩萨心肠才会收留我啊,要是别人,看到我这副叫花子样子,不要说安排我做事,理都不会理我。”
      伢子姓朱,低着头吃饭,不大敢夹菜吃。范真理解他的自卑心思,给他夹菜,叫夏初明天带他去理发店剪头发。他呆呆地看着范真,范真说:“我知道你没钱,夏初送你去理发。”夏初不自觉地摸一下屁股裤袋,里面还有一块多钱。朱寿乾激动地说:“范师傅你真是好心人,不嫌弃我。”当即哭了,肩膀剧烈耸动,眼泪都滴落到饭碗里了。
      夏初要回家了,朱寿乾马上站起说:“夏师傅也是好人啊!”夏初说:“我姓徐,范师傅的徒弟,你碰上我师父真是碰上好人了!我明天清早过来,带你去理发店!”
      朱寿乾告诉范真,他十一岁死了父亲,十三岁死了母亲,只读了两年书。哥哥结婚后,嫂嫂不能容他,把他赶了出来。他在马路上碰上田永奇,拉着一板车麦秆送朝阳造纸厂。他没经田永奇同意,就在后面推车。本来拉板车的有好几个人,到了上坡的时候互相轮换着帮忙,不需要朱寿乾推车的。朱寿乾两天没吃饭了,赖着田永奇出力要饭吃。田永奇只好买了几个馍馍叫他吃饱,对他说:“你帮我推车可以,我只能给你吃饭,你吃饱,没有工钱的。还有,推一天算一天,下雨了不能出车我就不能管你了。”就这样,朱寿乾饱一天饿一天的捱了半个多月了。田永奇每天都在想着甩了他这个包袱。
      范真说:“田永奇也是卖苦力的,本来就不需要你帮忙,所以你不要埋怨他。”朱寿乾说:“我没埋怨他,刚才他回去的时候我向他鞠了一躬,作了个揖。”
      范真给了朱寿乾十块钱,理发,扯白布做短袖衬衣,买胶鞋,他就像模像样了。他跟着田永奇后面推车,一趟往返两百多里路,脚起了泡都不敢说疼。在范真的工地做小工,他觉得轻快多了。麻烦的是他没有住处,暂时和范真睡一张床。这当然不是长久之计,可是一下子没有办法解决。
      朱寿乾在范真家里很勤快,看到水缸里没水了,就拿起扁担挑水,还帮着抱孩子。范真让他抱抱孩子,不准他挑水,做小工也是很累的。再说,范真不能让他觉得“好心人”把他当佣人,剥削他的劳力。
      十几天后,朱寿乾对范真说:“范师傅,我住在你家里心里一直很不安心。”范真想,是不是老婆给他脸色看了?应该不会啊。他正要问他什么意思,他期期艾艾地说:“你对我好,范师傅娘子也好,就是我觉得……觉得把你们夫妻隔开了……我又不是做几天客,心里感觉太麻烦了。”
      说实话,范真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难事。他发觉朱寿乾睡觉很沉,这半个月中他在后半夜轻手轻脚地下床,和老婆偷情一样亲热了三回。莫不是被寿乾觉察到了?范真违心地说:“不要紧,我们都老夫老妻了。”
      朱寿乾说:“我跟夏初师傅说了,他同意我夜里去他家睡,第二天一起来做事。夏初师傅说,一个来回都只有七八里路,他走得我还走不得。说好了不在他家里吃饭,夜饭还是在你这里吃,早饭我去煤矿买馍馍吃。”
      范真想,他敢主动找夏初说这个事,除了说明他和夏初合得来,肯定是他发现了自己半夜三更“金蝉脱壳”的秘密。范真想了一会,觉得这样也好,给夏初家添了点麻烦,相信他的父母也能够谅解。范真说:“夏初也结了婚的啊!”
      朱寿乾说:“我都跟夏初师傅说好了,在他家杂屋里放一把稻草就行了,他说可以借一床被子给我。”
      既然他们都商量好了,范真说:“那就这样吧,天气好你就走来走去,下雨天你就住我这里。”
      几个月后,朱寿乾说他哥哥给他在平头山园艺场找了个事做,种西瓜、烟叶等经济作物,然后浇水施肥,范真非常高兴,终究他包工程也不是经常不间断的,小伙子应该有个稳定的事做才行。朱寿乾说他哥哥想认识他碰上的救命恩人。
      朱寿乾的哥哥比朱寿乾瘦小些,不过从他的眼神看得出他比弟弟精明灵活。他自我介绍叫福乾。他买回酒菜自己做了一桌饭菜请范真,感谢的话不知道说了多少,口口声声说范真是他弟弟的救命恩人。范真纠正说:“救命恩人是不敢当的,我没有救他的命,顶多算救了他的急。再说,他是出力做小工,不是白拿工钱。”
      朱福乾敬范真一杯酒,从帆布背包里取出一个亮闪闪的红蜡光纸包,双手递到范真面前说:“范师傅,这里面是我老弟的心意。钱不多,五十块,钱是我老弟的劳动所得。他说你不但安排他做小工,还收留他在你家里吃饭,要你扣他的工钱你又不扣,这五十块钱抵不清他吃的饭,只能说是感谢你的恩情的意思。”
      范真连忙挡住说:“小朱你真的不要这样。我刚才说了,我安排他做小工是因为我恰好包了个小工程,需要人做事。他是凭力气拿工钱。至于吃饭,加一双筷子的事,也没为他搞什么菜,既然吃了就了了。你们弟兄硬要说是恩情,要感谢,那这样吧,今后寿乾搞好了,遇上有暂时困难的人,帮助一下好吗?人在世界上总是需要互相帮助的。”
      朱福乾见范真这么说,知道他不会收,只好把红包退回给老弟,说:“既然范师傅这么说,老弟你就记住范师傅的恩情,我也要记住!”
      后来范真去过朱寿乾做事的园艺场。朱寿乾看到范真就对伙伴们说他的救命恩人来了,范真纠正他的说法:“我说了我不是救命恩人,是带你做过小工的朋友。”朱寿乾说:“虽然你不是刀下留人那样救我的命,但是如果你那时候看到我那个叫花子样子不收留我,我很可能会饿死路边的。”范真说:“没那么严重。天无绝人之路,我不收留你,别人也会帮助你的。”朱寿乾说:“田永奇也收留过我,可是跟着他往返两百多里路,只能吃几顿饭,雨天还是饿肚子,跟着你劳动轻松些还有工钱。”他看了范真一眼,又说:“我没有忘恩负义的意思,我心里也是感谢田永奇的,他也是好心人。送了麦秆往回放空车,到了下坡他让我坐板车上飞跑,我可以省些脚力哩!”范真说:“那是条件环境不同,他是卖苦力,我是包了工程,有小工给你做。”
      一年多后,朱寿乾特意来到范真家,告诉范真他要结婚了。不过他悄悄对范真说:“很难为情,和我一起在平头山种西瓜、烟草的工友做的媒,我是去女方家当上门女婿。”好在他的岳父是做猪牛生意的,比一般农民经济状况好些。范真鼓励他:“当上门女婿也是一种婚娶方式,一样的生儿育女。”
      范真刚走开几步,夏初开玩笑说:“寿乾你在丈母娘家结婚,头天夜里敢不敢跟老婆那个啊?小心你丈母娘躲在隔壁偷听,说你这么不老实、不怕羞哦!”寿乾笑着说:“男子汉怕什么嘛,胆子放大点,裤子褪下点!俗话说‘是男就压女’,我不压她结婚做什么!”夏初也笑了:“看不出来啊,寿乾以前是装老实吧,现在这么胆大了,知道裤子褪下点了!”寿乾装傻说:“哎,夏初师傅,两公婆做那个事,真的是裤子褪下点还是要脱掉裤子啊?”夏初说:“你岳父老子等着你给他造人丁哩,他会教你的。”寿乾兴奋地说:“这个不要他教的。虽然是我嫁给他女儿,可我还是男人,他女儿还不是乖乖地睡我下面!”夏初轻轻地打寿乾一下说:“原来你是骚牛牯!”寿乾痴痴地笑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哦,范师傅说的,你比我骚得早多了,十七岁就跟老婆睡了!”夏初拉寿乾说:“和我去我师父面前对质,他是不是这么说我的?”寿乾说:“我不敢对质,不是范师傅说的,是我调查的好了吧。”
      范真和夏初师徒两个去朱寿乾家吃新婚喜酒。寿乾向家人介绍,范师傅和徐师傅是他的好朋友,肯帮忙的好朋友。他拉范真到一边悄悄说:“范师傅啊,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救命恩人,但是我不想叫老婆和岳父母知道我那段出丑的悲惨日子,怕他们看我不起,希望你理解我!”范真说:“完全理解。我和你原本不是一个地方的,有缘才认识,我和你就是朋友!”
      朱寿乾结婚后改名邓荣建,跟着岳父学习看猪牛作价做生意。生意不是经常有的,他又跟别人学会了打井,虽然是个粗活,可也是挣钱的门路。
      范真很久没有朱寿乾的消息了,不过范真相信在当今这个只要勤劳就好过日子的时代,他会越过越好。
      以后范真和寿乾虽然彼此记得,可是没有了联系,既没见面也没有书信和电话。
      十几年后寿乾忽然来到范真面前,寿乾告诉范真,他早就知道范真出来工作了,可是不知道具体地址,今天是到范真老家问到的。两个人久别重逢,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都抢着询问对方的近况。
      范真把寿乾送来的母鸡、鸭子和花生放到阳台上,寿乾告诉范真,鸡和鸭是家里喂养的,花生是自己亲手种的,范真叫他坐下说话。
      寿乾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十三岁,女儿十一岁,都长得算好,也听话。他忽然话锋一转,满是自豪的脸色变成了忧郁。原来他结婚前就想好了,岳父母在世,他生的儿女跟岳父姓;岳父母去世了,他就要把儿女的姓改过来。近两三年他的岳父母先后去世了。他在跟老婆最和睦的时候,在枕头上试探着说了他的想法。谁知他话没说完老婆就愤怒地坐了起来,骂他不是人,说他要姓朱可以,回他的老家就是,儿女是邓家的人,一个都不能带走!寿乾知道自己理亏,因为结婚前就答应自己和未来的儿女都改姓邓的。他只好任由老婆责骂,再也不敢提这个话头了。可是不说不等于不想,所以他说着儿女就苦闷了。
      范真对他说:“一、你结婚前就知道是当上门女婿,也答应了以后生下的儿女是为岳父家续香火。那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是不能起这个念头的。不要说你说出来了,就是这么想都是对你岳父家的背叛。二、你和儿女姓邓还是姓朱,一点都不影响他们是你的亲生儿女。你记得你的祖宗是对的。你带着儿女回去祭拜祖宗,你和你的儿女身上还不都是你祖宗遗传的血脉?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不能一见面就批评你。不过我还是要说直话。当初你去当上门女婿是你自愿的吧。说句你可能不喜欢听的话,当时如果你条件好,容易讨老婆,你是不会去当上门女婿的。所以当初既是你岳父家需要你,你也需要一个结婚成家的机会……”
      “范师傅,你不要说了。”寿乾打断了范真的话,“人啊还是要多读书。我和几个朋友说起这个事情,他们也劝我想开些什么的,但是没有一个像你这么说得我心服。当初那个工友给我做媒,我是非常高兴的,我这个穷得家都没有的流浪汉也有老婆了!如果我不当上门女婿,恐怕十年后都是单身汉呢!”
      范真高兴地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还怕你嫌我指责你呢!”
      “不会,不会!我感谢你范师傅,范老兄!”
      ……
      范真送寿乾到了汽车站,轻轻地把往返的车费塞到了寿乾的挎包里面,寿乾发觉了,急了,说:“范师傅,你这是阻拦我下次来看你的路啊!我今天收了你的钱,下次还敢来吗?再来就是来讨打发(回赠)了。我又没买什么好东西,自己喂的鸡鸭,自己种的花生。”
      范真想,如果我对他说“你这么远来看我,这片心意比什么东西都贵重,我收下了。你在农村挣的都是辛苦钱,我终究比你条件好点”肯定不能说服他,就说:“你不知道吧,这是我们这里的习俗,远客第一次来,哪怕是很有钱的客人,主人也要打发来回车费。客人拒绝就是看不起主人,还不吉利,客人以后再来就不给车费钱了,所以今天我不是给你钱,是守规矩。欢迎你下次再来,我就不这样了好了吧。”
      “真的是这样的习俗?”寿乾一脸的懵懂。
      “当然是真的!”范真心里暗笑:本分人就是容易受骗,不过我这是善意的欺骗,菩萨都会原谅我的。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范真的初中同学田永仁的哥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