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阮妈妈为张五可提亲的是王俊青

阮妈妈为张五可提亲的是王俊青

发布时间:2019-10-06 21:29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182)

    小镇的清早,太阳微现,露水铺地,好几色儿的蜀葵开始吐蕊。两位头上梳着桂花油,手拿大烟袋的媒婆巧遇。“阮妈妈您这是去哪呀!”一身青蓝色对襟长裙媒婆说。还没言语阮妈妈已经笑岔了气捂着胸口:“二大娘前几天差点让您弄个哈哈笑!我这正要找您说说前天的事。”二大娘双眼一亮:“我也正有此意!”两人笑得拢不上口,嘴片子跟炒豆子似的,说着前天差点无法收场的喜事。
      李月娥端坐在闺房里的绣一对并蒂莲手巾,脑子里浮现起表弟王俊青挺拔英秀的样子。脸上不由的泛起红润。两人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自上次去舅舅家做客一别已有三年。今天恰逢舅舅过寿,终有机会与俊青见面,月娥特绣手巾相送定情。母亲王氏在厅房里叫着:“月娥、月娥,收拾好了没有,我们该去你舅舅家了。”月娥灵机一动把并蒂莲手巾塞进袖筒。换上蓝色绸缎的长裙,抚着端庄黑漆的两鬓。母亲打量咂嘴:“我的闺女胜过西施,气死美貂蝉呀!”李茂林挥着纸扇,拧着眉毛没好气的说:“月娥,到你舅舅家不许和俊青说话。”王氏插着腰:“为什么?俊青有学问样子也好!”李茂林手指点点:“你那侄子举止轻浮缺乏内涵,我说不行就不行。”王氏不爱听:“凭什么我们老王家能嫁给你们老李家,你们老王家就不能嫁到老李家!”李茂林说不过夫人,闭眼只得摇头:“女人出门就是磨蹭,怎么就这么烦!”殊不知夫人和女儿已经出了门。
      王员外是大户人家,前来拜寿的人很多。姐丈一家的到来更是重视,老早就到府们外迎接。彼此相互拜见、寒暄问好。李月娥和王俊青的情不自禁、相见恨晚,在心里惊起一片涟漪。李茂林斜着眼咳嗽一声吓坏二人。此刻下人通告姨丈的公子贾俊英来了,只见他翩翩年少、气度不凡。手持寿比南山的亲笔提字的字画。令众人欣赏喝彩。就连挑剔的李茂林也不禁在夫人耳边说:“这孩子不错!”寿宴开席了,唯独缺了李月娥和王俊青。原来两人幽会到后花园。正当互诉情长、道相思之苦时,李茂林气急败坏的冲进来,王氏在后边追赶制止。李茂林动怒训斥内弟教子无方,拉起女儿携妻走人不欢而散。
      阮妈妈来给张府的五姑娘张五可提亲了,令张员外和夫人喜出望外。张五可从小娇惯,对婚姻大事挑剔的很。此事成了老两口的心病。正在花园赏花的张五可,拥在玫瑰花丛思念配得好姻缘的四位姐姐,憧憬着自己未来生活和如意郎君。丫鬟青春来传唤打破思绪。阮妈妈为张五可提亲的是王俊青,张员外和夫人一听就认同赞赏。可无论母亲如何问询,五姑娘端坐羞滴滴的不表态。一旁的阮妈妈喷声乐了:“夫人您哪能这么问,姑娘大了。开口就说妈我愿意,我不愿意。这怎么说的出口,我来!”阮妈妈灵俏的走来:“五姑娘,您要是同意呢小嘴就动两下,不同意就算了!”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只见娇俏、美丽的张五可脸羞得绯红,微微一笑。阮妈妈赶紧应和:“员外和夫人,五姑娘愿意!愿意!”勾的人们一齐欢笑。
      阮妈妈带着青春欢声笑语、手拿把攥的到了王府,没想到王俊青患相思病精神恍惚。当阮妈妈说明来意便遭到俊青拒绝:“张五可心不灵手不巧身段也不苗条,我只爱表姐。”王俊青认定了表姐李月娥。阮妈妈受王府之托只得到李府提亲。阮妈妈的到来,月娥和母亲是欢欣雀跃,可万万没想到不分青红皂白遭来李茂林一通羞辱。不是省油灯的阮妈妈,当下和李茂林大斗几十个回合。阮妈妈拖着沉重乏力的身子回到王府,将李茂林骂个狗血淋头。李月娥和王俊青没有了下文。恰逢,贾俊英来看望害相思病的表兄。阮妈妈从来没吃过闭门羹,只见她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经王府应允,将贾俊英带到张五可后花园替表兄相亲。
      张五可斜靠在花栏杆上,底子就好的她,精心梳妆打扮后更是出挑。阮妈去王府之前,她自信满满断言王俊青就是自己郎君。可当青春回来问清原委,好似一盆燃烧的火被冷水浇灭,无地自容溜进绣房再也不出门。趴在镜子跟前自言自语:“你怎么这么好看啊!可人家王俊青就不要你!”自此心灰意冷对王俊青恨之入骨。
      天黑圆月亮洁,阮妈妈邀张五可到花园走走,可姑娘哪有心情,但是禁不住阮妈的盛情难却。跟在后边颤颤悠悠的到了花园。贾俊英早躲在假山石的后面将张五可看个清清楚楚。郁闷无心情的扫扫花、望望月张五可要回绣房。手脚灵快的阮妈赶紧挡在前面赔笑:“五姑娘,早就听说您会报花名,您报一个听听吧!”张五可躲闪绕过:“姑娘今天不高兴。”阮妈誓不罢休诙谐的说:“跟您说,长这么大一年四季开什么花,我愣不知道。”张五可是一个大度的姑娘,听阮妈妈这一说只得笑道:“您要不知道,姑娘报给您听听。”花园成了一座美丽的舞台,张五可在花丛里轻盈漫步,甜美清脆的唱起报花名。贾俊英在假山石旁看的心花怒放、陶醉痴迷恨,差点就跳出来与张五可见面。趁的姑娘唱的沉醉忘我,阮妈慌张的跑向贾俊英:“贾公子,怎么样啊!”贾俊英拍手叫绝:“好啊!实在的好啊!”阮妈吓得赶紧制止:“不许说话,更不出来,记住没有!”听到五姑娘叫自己阮妈又跑回来。为了稳住张五可,阮妈打诨插科也来了段俗语报花名。做贼心虚的她瞒不过聪明的张五可,忽然看到假山石旁有男人的影子现出,张五可猜定是仇家王俊青。“阮妈您过来!”张五可怒声叫到。事情妥了阮妈妈准备回去了,没想到她又不走了。张五可伶牙俐齿将王俊青骂的完无体肤,在院里灵巧的跳了好几个连环步,将自己展现的完美无缺。殊不知贾俊英气得不行,后悔来替表兄相亲。突然张五可一转身叫道:“坏了,我这花园里有人闯进来。”阮妈惊起一身冷汗:“姑娘别瞎说,哪有人!”张五可手指后门:“刚从那边溜走!”这局面阮妈再也控制不住:“我的傻二相公,你怎么出来了!”直接跑出去去追人。
      银色的月光洒满花园,贾俊英怯生生的出来与张五可会面。当仇人“王俊青”站到自己跟前,他那阳光洒脱、清秀文雅的样貌和气质,竟让她恨不起来。贾俊英对张五可更是赞赏有加,两人经过一番交谈和了解。张五可赠送头上的红玫瑰私定终身。贾俊英桃花春梦回来,看到病怏怏的表兄才回归现实——带相亲。他将张五可夸赞一番,将信物还表兄。没想到他扔在地上,还是哭诉表姐。
      李月娥悲伤啼哭,母亲心疼忧虑女儿和丈夫打成一团。她拎起笤帚要和李茂林拼了。猛地向门打去,“啪”门关上拍在门框上,随即打开:“我是二大娘!”王氏见到二大娘是一肚子委屈,哭湿了衣裳。当二大娘说出王俊青要和张五可成亲之事,李月娥顿时瘫坐地上、了无声息。王氏苦苦哀求二大娘主个主意。只见她花哨的挥着大烟杆,突然笑道:“有了!”原来她们要把李月娥提前送到王府,赶在张五可之前让她和俊青拜堂成亲。李月娥坐到梳妆台前打扮梳妆一番。由母亲和二大娘把持着,乘轿来到王府。
      众人帮张五可戴花插钗,她总是不满意换了又换。王府特派阮妈过来催催。看到此景阮妈笑道:“大家都别动手参与,让五姑娘自己挑选!”而后阮妈妈马上赶回王府,没想到过一会新娘的花轿就来了。阮妈来不及质疑就和众人迎亲。王俊青在花堂里哭闹要悔婚,二大娘在她耳边轻语:“轿子里就是月娥。”王俊青半信半疑的抬眼,恰好轻撩盖头的月娥两目对视,王俊青相亲病症瞬间全无。有情人拜了堂终成眷属。
      突然,外边有人又通报:“张家小姐到!”阮妈妈跑过去拦住:“两顶花轿碰头可不好,回去,回去!”所有的人都喊:“回去!回去!”轿子落定,李茂林慌张的站在跟前。阮妈妈看看他轻声笑道:“原来轿子里坐的是月娥啊!”李茂林怒斥着:“都是你干的好事!”两人又掐起来。只见第二个新娘从轿子里出来,揭开盖头冲入洞房,人们瞬间都傻了眼,原来是准新娘张五可。先前的新娘才是月娥。吓坏了的王氏向丈夫说出实情,没想到李茂林答应女儿和王俊青的婚事。阮妈妈从人群里溜走,躲进后花园。绝望的好像进入死胡同。
      李月娥让准丈夫王俊青退下,等着张五可出招。只见她怒火中烧的跑进洞房,王俊青不在,只有和自己同样行装的女子。两人端坐着不言语等对方开口说话。用余光相互打量,彼此的心里都赞叹对方的美貌和气质出众。双方彼此倒互相欣赏。
      阮妈妈和二大娘打起来了,两人的嘴快的像机关枪一样。话越说越多两人厮打起来,胳膊、手和脚都是不闲着。此时此景,贾俊英吓得也躲进后花园。阮妈妈看到他心头乌云散尽,有了主意。“我的好二相公,有你就好!”贾俊英还不知道哪的事,就被阮妈妈挟到厅房。此时张五可和李月娥哭着从洞房里出来,原来两人经过交谈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王俊青这个负心汉的花心,两人出来找王俊青算账。李月娥冲向王俊青,张五可冲向贾俊英。两位大家闺秀,再也顾不得礼节和身份就是一通狂风烂炸。两人诧异的观察和思量,原来彼此的心上人不是一个人,只是姨表兄弟两个。阮妈妈将计就计,郎才女貌的两对四人,共拜花堂一齐成亲。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阮妈妈为张五可提亲的是王俊青

    关键词:

上一篇:  我二妹说康家鹄有一个石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