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这个地方几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透墒雨

这个地方几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透墒雨

发布时间:2019-10-22 01:14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156)

    郧阳城隍庙的原任土地爷,因贪脏受贿不办事儿,被玉皇大帝革职查办了,接替他的是位刚转正的年轻土地。
      这位新土地老爷是个急性子。上任第二天,就带着着他的秘书悄悄下乡,准备来个微服私访,到各县去了解一下民情。
      这一天,新土地爷和秘书且走且看;他们顺着汉江河边的古官道西行而上,来到了唐僧出世的地方。这个地方叫“乌江渡”,山上有个寨子叫“刘洪寨”,是打家劫舍的匪巢。新土地听他爷爷讲过唐僧出世的故事,所以,对刘洪寨有个大致的印象。
      新土地原打算上刘洪寨去看一下昔日的古迹,却意外地发现,山上山下旱得像是被火烧过一样,草木庄稼一片焦黄,没有一点生机。怎么会是这样?新土地想问个究竟,就摇身一变,变作一个做生意的商人,同汉江河边几个背水的农民聊了起来。原来,这个地方几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透墒雨,这几个月干脆一滴也不下了,小沟小河也断流了。
      “没向龙王求过雨吗?”新土地皱着眉头问。
      “求过,只是……”背水人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快说!”新土地急火火地问。
      “当地村组干部和政府干部,层层贪污老百姓交上来的求雨集资,新来的龙王吸取了前任龙王的教训,非要等到供香上足了以后,才肯下雨,我们老百姓苦啊!”
      新土地一听,急得双脚直跳:“这怎么行?这像个啥话?这不是明摆着整人吗?庄稼一绝收,人们吃啥子?人都饿死了,我还当个什么土地神?还有啥脸面受香吃供?”一连几个问号之后,新土地心里暗下了一个决心:非要治一治这里的歪风邪气!
      第二天一早,新土地便来到凌霄殿外,等待玉帝早朝。新土地正在想,该怎么向玉帝汇报这件事儿?值日神拉开殿门,高声叫道:“玉帝有旨,宣郧阳城隍上朝觐见!”新土地连忙随值日神进殿,跪在丹池下,三呼万岁已毕。玉帝开口说道:“你那儿的情况,我知道一些,前任城隍不会处理同各方面的关系,贪脏受贿不办事儿,只晓得三个一撮,四个一伙地斗地主、打麻将,引起了民愤。你和他不一样,年轻有为,文化水平又高,敢于为民请愿,热心调查研究。这样吧,你先去找汉江龙王联系一下,我回头再跟他打声招呼,好歹也要支持你打开工作局面嘛!”
      “那就有劳玉帝了!”新土地起身告辞,出了南天门,不一会儿,就来到汉江龙宫雨露管理处。只见墙上新刷了一条标语:“管四方雨露,保五谷丰登”,旁边还有几个新牌子,写着《目标责任制》、《播撒雨露制度》和《廉政制度》,同灵霄殿上的各种制度一模一样,新土地这么一看,心中暗喜:有门儿!
      雨露管理处的龙王非常客气,他将新土地迎进办公室里坐下,又是敬烟,又是倒茶,还安排中午的生活,热情地不得了。
      新土地见龙王这么热情和气,心情轻松了许多。拉了一会儿家常之后,新土地话锋一转,就把郧阳地方旱情,一五一十地作了介绍:“现在不说庄稼草木,老百姓吃水问题都很大,小神今天来,就是求大仙看在小神薄面上,降一点雨,以解万民之苦。”
      龙王听罢,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真有这种事儿?我这里的好几份年报和工作总结,都没有反映出民间缺雨呀!你看,这里尽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大好形势,没有提到半点旱情。不过您别着急,回头我马上派人去查,保证尽快给您解决。”
      新土地很高兴地告辞了龙王,回到城隍庙中。
      可是,十天、二十天、一个月过去了,天空中没有一点行云布雨的迹象。“说得好好的,叫我回来等着,这是咋回事儿呢?会不会……”新土地越想越不对劲儿,看来还得我厚着脸皮再跑一趟。
      跑一趟就跑一趟,为百姓办事嘛,球话说得!新土地拿出自己的私房钱,看一看不够,又到东街城隍那里借了一点,凑合着在人民商场买了两瓶茅台、两条子云南玉溪,用黑色食品袋提着,风风火火地赶到汉江龙宫。不巧,正赶上龙宫宴会,新土地只好在门外等着,好不容易捱到散席了,又听说龙王喝醉了。土地是心急火燎干瞪眼,却没有办法,咋说呢?有求于人呗!
      第二天早晨,龙王一觉醒来,伸伸懒腰,打了几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开门准备办公。门刚打开,一眼看到新土地等在门外,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同新土地打招呼,假意热情地把新土地让进办公室内坐下。龙王在给新土地上烟倒茶的过程中,时不时地用眼角瞟一下,夹在新土地两腿之间的黑包,嘴上却哼哼哈哈地问这问那,显得很关切的样子。
      土地看了看办公室里没有别的虾兵蠏将,便起身将黑袋子放在龙王的办公桌上:“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龙王假意推让:“你来看我就很客气了,何必这么破费呢?”
      “上次说的那事儿……还请大仙多多关照。”新土地试探着说。
      龙王清了清因喝酒过多,而有些沙哑的嗓子,用手指敲着腿面:“是这样的,我也是刚来没多久,听下面说,你们这个地区欠了不少降雨费,申请手续也没有办;你们那地方的贫困我也晓得,降雨费可以缓交,手续是一定要办的。这样吧,我先给你们安排三厘墒,等手续办齐后,保证风调雨顺。”
      “玉帝没有向您打招呼?”新土地问。
      “说过一次,玉帝哪里知道我们的难处,你看这风、雨、雷、电四家领导班子,都要靠我来协调,很难办的哟!”
      新土地这下子全明白了。
      没得别的话说,只好回去筹钱办手续。经过许多天的东奔西走、集资、摊派,好不容易凑够了所谓的降雨费,办齐了降雨手续,他自己也成了骑驴子找驴——昏头昏脑了。
      等他从汉江龙宫出来时,身后已传来了雷声和雨声……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个地方几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透墒雨

    关键词:

上一篇:晴坐在斌的前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