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流沉什么都没说

流沉什么都没说

发布时间:2019-11-01 10:23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55)

    再过一阵就要过新年,前一天纷纷扬扬下了场大雪,今天开始化雪,冷得很,琴行生意冷清。小媛借口路滑危险干脆请假不来,店里就我和流沉两人。 《斯巴达克斯》看完了,第二季还没拍,我无聊得要命,趴在吧台上朝他挥手:“别擦琴了,反正也没有客人,过来陪我聊天。” 他琴倒是不擦了,可也没过来,朝休息区的小沙发一坐,开始看杂志。 我气得够呛,准备给他好好上一堂店长与店员之间和谐交流重要性的课程,店门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大约二十岁左右,很礼貌地说了句“你好”,便直奔流沉,朝他鞠了个九十度的躬:“你好!我想学小提琴,拜托你教我吧!我会付学费的!” 开店这么久,第一次看到这种虔诚的客人。我挺高兴,不过流沉看来并不高兴,连视线都没抬,只冷冷丢出三个字:“我不会”。 不是不教,而是不会,把对方恳求的机会都卡断了。 “小媛说你是高手啊,怎么不会!”我觉得那女孩挺不错,忙帮着挽回。 那女孩一听又高兴了,激动着上前,双手搭在他手臂上,有点撒娇般地晃着:“拜托你教我吧!我已经来好多次了,看见你很熟悉地保养小提琴,只是都没敢进来,你——” “我说了不会!”流沉脸色一沉,用力甩开她,转身上楼,将人家晾在那里。 这人什么态度!就这样对我的客人!我暗骂几句,忙面带笑容地招呼那女孩,结果女孩又是一个九十度的躬,这次却是对着我:“请问你会小提琴吗?” “……我只会钢琴。” “老师,请你收我吧!我会付学费的!” “……”这人,真让人黑线。 我关店上楼,流沉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听音乐。 我告诉他,我已经收下那女孩做学生,以后每周她都会来店里上课,平时也会来练琴,让他好好反省自己的态度,下次见到跟她道个歉。 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神态看着我:“不可能。” “必须道歉!你对客人太无礼了,而且她还是女孩子,就算不愿意教也不能用力甩人家!” “谁让她碰我!”他脸色一敛。 “……这也算理由?她只碰了你手臂而已啊……”我真无力。 “那也不行。”他又补充一句:“我不喜欢。” “……”流沉,你是古代人吗? 我无声看了他片刻,突然伸手捏住他脸颊。 “你干什么!”他眉头一拧,瞪我。 我不说话,又搭上他肩膀,然后戳戳他胸口,接着在他手臂上来回抚摸。 “别乱摸。” “不让碰?你自小在国外长大,这种老套的说辞骗谁啊!我可不信,有本事你甩我看看!”我粘着他,继续上下其手。他用凌厉的眼神瞪我,发现无效后开始朝沙发另一端挪动着躲避。我不依不饶:“你答应下次和她道歉我就停手!” 我调戏得正起劲,面前象牙色的俊美脸孔却骤变,我只感觉身上一沉,人已被压倒在沙发上。 客厅一片寂静,CD机流淌着莫扎特的古典乐。 他喘息沉重而混乱,拂在我面颊上,那双金棕色的眸子流淌着夺目光泽,美丽得仿佛刹那划过夜空的流星,炫了我的眼。 沙发明明很大,此刻被他压在身下却觉得很是狭小,他双手撑在我头的两侧,目光胶在我脸上,带着炽热的温度,让我双颊有些发烫。 “我不闹你了,你快起来……”我觉得我声如妏吶,但我实在不敢太大声,他的脸太近了,额发垂在我眼皮上,痒痒的。我下意识地扭动眉头,想摆脱这种麻痒感。 不知是否是这表情有些可笑,近在咫尺的嘴唇缓缓勾起,展开一个明朗弧度。这么近的距离,这种艺术品一样的混血脸蛋,这浓密的长睫,这挺括的鼻尖,这种明星范儿十足的笑容,还有已移到我脸上的指尖,都有种惊心动魄的震撼。 他嘴唇越来越近,呼吸也越来越重,我脑子顿时一片混乱,心跳得厉害,一点点蹭着沙发朝后躲。 我的小动作终于引起他注意,他眉头一皱,呼吸落在我脖间。 我僵着身体,动弹不得。 他贴住我耳根,用极傲气极嚣张的口吻道:“叫你别乱摸,出事谁负责?” 我很想硬着头皮说我负责,不过到底没敢在这时说出口。 他慢慢抬起头,拨了拨额发,再慢慢收回手,接着起身……这缓缓从我身上爬起的动作暧昧极了。 我脑子有些乱,心里极不淡定,脸上却极力维持着无表情:“流沉……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他撑着额角靠在沙发背上,瞥我一眼:“你平时有没有好好照过镜子?” “……” “傻坐着干什么?天黑了,该做饭了,快去!” “……”自从我首次展现了自己的厨艺后,这家伙就没再进过厨房! 我一直以为他是只忠犬,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被他平日那正直纯良的假面具给欺骗了。这家伙其实就是只披着羊皮的小狼,还是特傲娇特伪善那种! 在我回B城过年之前,发生了件大事。 事件发展最初我并不知情,消息是流沉从他老妈那里得知的。轩慕似乎并没有把流沉的落脚处告诉她,她打电话让儿子这几天回轩家去,因为轩家的大少爷轩慕,要结婚了! 这消息我隔了许久才将它翻译出来,那就是——我被逼婚了! 那个嗑药的家伙神经搭错,居然自己跑到轩老太爷面前说:他快三十了,我也二十五了,可以结婚了…… 老太爷自然是高兴万分,大约心里还想着孙子终于定性了!当即电话一拨,联系上了我在B城的父母,几个人一拍即合,立刻开始研究婚礼事务。 于是,在我得知这个噩耗的当天,接到父母来电,来电内容如下:已决定下个月初八结婚,我们两天后回来S城,你这几天把工作放一放,准备当少奶奶吧! 挂掉电话,我对着面前俩员工,欲哭无泪。 “你这下高兴了吧!美梦成真,可以嫁给你的心上人了!”小媛一副终于啊不容易啊的表情,“虽然他很花心,但胜在浪子回头,你果然还是好命啊!” 小媛,我恨你我恨你!我缩在吧台后,颤抖。 小媛唧歪几句,跑去招呼客人,流沉静静看了我一会:“你不愿意和他结婚?” 这种废话问来干嘛!我拉了拉衣服领子,认真地看着他:“流沉,从我十六岁第一次见到你哥开始至今,连一秒钟都没有喜欢过他。” 说完,我以无比黯然而销魂的缓慢脚步,走出琴行。 我在外面晃了很久,回到住所,已是深夜十二点。 屋里没有开灯,想来流沉应该已经睡了。 我洗完澡爬上床,电热毯将被窝捂得暖融融的,我蜷缩着身体,再次看我的手机。 没有短消息,也没有未接来电。 明明知道不会有回复,在寒冷大街闲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给那人发了短信。 ——我快结婚了。PS:是被逼的。再PS:SOS//~~ 号码是他亲自给的,也不可能会换掉,那么是在忙?我看了眼屏幕,有些赌气地关机。 不管了,关灯睡觉! 反正我不愿意,谁都不能逼我,爸妈也不行!大不了明天打包玩消失! 心里虽然有事,但走了一天毕竟累了,没多久就陷入梦中。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胸口有些发闷,沉沉的,什么东西压着我,很不舒服,脸上也有些痒。 我努力睁开眼,习惯性地去摸床头灯,结果被捉住手腕,压制在床上。 不是做梦!? 我一惊,顿时全醒了,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了熟悉的金棕色眸子,黑暗中,闪着异样的光。 “流沉——”突然探下的温软触感,切断了我后面的话。 我惊愕无比地闷哼两声,这才反应过来他此刻在做的事——我、我被压了! 被子早已被掀开,他上半身裸着,紧紧压住我,一只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捏住我下巴,正在吮吻我嘴唇。 我僵住…… 他的唇很热,随着不断的摩挲越来越烫,呼吸逐渐沉重,趁着我发怔,突然将舌尖探了进来。 我脑中一嗡,想躲避,结果反而加重了相缠的力度。我听见他低喘一声,捏着我下巴的手开始往下滑,来到胸前禁地。 我再也受不了了,使劲甩头,好歹摆脱了他的唇。 “轩流沉!你给我滚下去!”我火大了,死家伙半夜跑我床上压我,居然还吻我…… 他的气息在我脖间游移,声音完全没了平日的冷静淡定,仿佛蕴着焦躁的火,只想放肆燃烧:“你不是不想结婚么?这是最直接的方法……如果轩慕知道他的未婚妻变成其他男人的女人,绝对不会再逼你嫁给他!” “这种方法牺牲太大了,我——”我靠!我话还没完嘴又被他堵上了!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的吻更加汹涌深缠,我被吻得晕晕乎乎,一股酥麻自后背蔓延而上,仿佛触电般向身体各处延伸。 情况变得很是混乱,连续接吻,已让他身体变得灼热不堪。 这种事以前虽然没做过,但毕竟有那么多“观摩经验”,每个步骤我都清清楚楚。 身体被上下其手的同时,我觉得自己真冤,我不就之前调戏了他一次,他怎么就如此记仇? “流沉……”我在接吻的空隙开口,“你别胡闹!我真生气了!” “讨厌?”他赫然停下动作,眼神纯净而期待。 “呃……也不是很讨厌……”他好歹是个帅哥,也不自恋,我真不讨厌…… “那就好……”他张开唇,继续在我脖间狠狠吻。 靠,我郁闷!这种关键时刻我居然忘记他是只披着羊皮的小狼! 再这样下去,我今晚一定会被吃得干干净净! “轩流沉!我刚才说错了!我讨厌这样!非常非常讨厌!讨厌得无法言述!” 身上的人动作一滞,没有继续,却也没有松开。 我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挣扎,扭动,再挣扎,再扭动…… “上官初!”我听见他在我耳旁沉沉呼吸,“如果真讨厌,就不要再动,否则……” 否则?否则什么? 我大脑几乎失去思考功能,他让我别动,我立刻一动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人终于放开我,慢慢支起身体。 我立刻开了床头灯,拽着被子退到一旁。 灯光下,他坐在那里,支着额角看我,眼底仍有些未褪的火焰。 良久的沉默…… 我拨拉拨拉头发,尽量平静道:“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方法真的不行。” “嗯。”他看着我,发出一个音节。 “而且,我也不想被人说成是诱拐小叔子的无良大嫂……”我、我在说什么! “哼。”还是一个音节,不过换了个调子。 “最后……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从我房间出去?” 他看了我两眼,慢慢下床。这家伙,居然只穿了条小内裤就跑来我房间,连脱衣服的时间都省下了!真不纯洁!太伪善了!太不要face了! “上官初!”我正愤慨着,这家伙居然绕过床,来到我缩着的另一侧。 “……什么?”我皱眉看他。 “改变主意的话,随时来找我!”他弯下腰,捏起我下颚,在我唇上啄了一口。 我脑中嗡的一声,什么东西又断了…… 我的逃跑大计落空。 某变态从第二日开始,天天来我琴行蹲点。 他用的借口是,想学钢琴! 我靠!他怎么不干脆说他突然发现我貌美如花气质过人,一颗心为我所俘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等等等等。 琴行因为轩慕的出现而格外沉闷:我缩在吧台后翻看网页,流沉斜靠在旁边楼梯上看杂志,小媛在品茶,轩大少则坐在休息区沙发上看着我。 在言语驱赶、动作驱赶等一一无效后,我决定改变战略。 “流沉,来!”我朝他拍拍身旁吧台椅,“陪我看连续剧!” 他修长的眉一挑,两三步来到我身旁坐下。我搭住他肩膀,整个人贴靠上去,凑着他耳朵,用琴行所有人能听见的音量问:“今天想看什么?《金瓶梅》好不好?” “噗!”小媛很无辜地喷了口茶水。 流沉很配合地没有反抗,侧头淡淡瞅我:“你改变主意了?” 我在他肩上重捏一把:“别乱想,这是江湖救急!” 他撇过头不理我,但也没有走开,于是我趁机继续“调戏”。摸摸他头发,不错,挺柔软的,还很有光泽;摸摸他脖子,手感不错不错;摸摸他脸蛋,象牙色的皮肤又滑又紧致,鼻尖好挺,嘴形好好…… 不知道是不是爱情动作片看多了,我突然发现自己有猥琐的潜质! 我犹自调戏得起劲,没觉察被调戏的人脸色正隐隐变化。 “店长——”他啪地一转身,手从我耳旁经过,撑在我身后的墙壁上,将我圈在手臂和墙壁间,“乱摸会出事。”那么淡定无波的语气,配合着轻缓安静的语调,却让我的脊背瞬间蹿起凉意。 半夜在床上被压的一幕又在眼前自动播放,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唇,僵着脖子朝后靠:“我认错……” “你想赶走他,好顺利离开是不是?” 他的气息拂在我鼻端,我有些艰难地点头。 “很简单。”他轻轻将我额前的发丝夹去耳后,眸底流光闪烁,“吻我。” 我黑线。我就知道这家伙说不出好话! “快点,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他脸上一丝笑容都没,似乎并不怎么高兴。我郁闷了,看他之前吻得挺欢挺冲动啊,怎么今天就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呢? 就在这琢磨间,琴行里的第四个人再也压制不了蓬勃的怒意。 砰!一只拳头重重捶在吧台上,我被吓了一跳,流沉波澜不惊地瞥去目光,微微扬起了线条完美的下巴:“什么事?” “不准碰她!”轩慕像是怒到了极点,随时有爆炸可能。 流沉什么都没说,在我感觉他像是懒得说,只微微勾起唇角,神情很是嚣张。 沉默…… 还是沉默…… 小媛小碎步跑来,朝轩慕捶在吧台上的拳头看了又看,好一会才拍着胸口庆幸道:“还好没敲坏,这吧台可贵了!” 我囧,小媛,你是中场广告吗? “上官初,你到底什么意思!” 轩慕一开口,我头就痛。我按住太阳穴,尽量平静着开口:“轩慕,如果非要和我结婚就是这样。第一,我不会让你碰我!第二,我会让其他男人碰我!第三,你也可以随便碰其他女人!” “你……”他看着我,有些不敢置信我会说出这些话,“你这是在埋怨我这么多年和其他女人的关系?” “错了!我是在埋怨你永远看不清楚事实,自以为是一厢情愿。” “我一厢情愿?上官初,你为什么口是心非!你明明就喜欢我。是,我知道之前我对你太冷淡太忽略,你要怎么骂我都可以,但现在这算什么!他是你小叔!” 我心里很是抓瞎,脸色也开始不淡定:“好!那你就当我跟他日久生情,现在我移情别恋了,麻烦你取消婚约吧!” 他看着我,眼神可怕:“不可能!上官初,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很清楚,你为了我这么多年来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和一个相处不到一个月的男人有了感情?我知道你还在生气,那些事……是我做错,我没有什么好辩解。但是,结婚的事我不会退让。我们还有一辈子时间,我会好好对你,弥补过去那些错。你不要再勉强自己做出连自己都不愿意的事,今天我先离开,但是爷爷已经在外面留了人,你走不了的。还有五天就是婚礼,你爸妈今天就会到S城,我会去机场接他们,让他们先住在轩家,我会安排好一切。你,安心准备做新娘吧!” 他说完,拎起外套推门而出。 我囧在那里,风中凌乱。 流沉看我一眼,安慰道:“我随时恭候……你的大驾。”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流沉什么都没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