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说话更俗

说话更俗

发布时间:2019-09-28 13:32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98)

    历经情劫,本以为脱胎换骨,肉身成圣,没想到越变越俗,眼光俗,思想俗,行为俗,说话更俗。
       再次见到魏晓娟,跟她谈家庭,谈孩子,家长里短一大堆,就是不提过去。
      
      二十年前,我们同在一家工厂干季节工,一个车间,一个班次,她就像一棵小草掺杂在花丛里,柔弱,自卑,不解风情。
      那年她十八岁。
      
      那年我收获了爱情。
      车间主任与我开玩笑,说周喜凤对我有好感,又说周喜凤对我有感情,周喜凤当然不是魏晓娟。玩笑多了就不再是玩笑,我和周喜凤竟然弄假成真,先私定终身,后明媒正娶。
      
      现在回想,魏晓娟看我的眼神确实有些异样,只是内心世界隐藏得太深。她小我五岁,我一直拿她当小孩子。
      工作结束,我们各奔东西。
      我找了新工作,即使怀念那段时光,也总想其她女子,尤其那些乱抛媚眼的女子。
      这种回忆极不光彩,为此,我常常自责,觉得对不起老婆,好男人应该一心一意,而不是三心二意。
      我几乎忘记了她。
      
      要不是一次邂逅,所有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某个星期天,在影院门口遇见魏晓娟,得知她已做了民办教师,教一年级。她最大的心愿是办一所幼儿园,她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玩。
      我抢先买了票。
      看完电影,她告诉我,那天,听说我有了对象,她打水把手烫伤了,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她伤心了好些日子。
      她伸出手,我一把抓住,我想看看她的手是否留有疤痕。
      从此,我便舍不得放手,这一牵就是五年。
      五年来,她拒绝了无数次相亲,只为等我一句话。
      我想过离婚,最后还是让她等了一场空。
      
      我常常看天上的月亮,我喜欢站在阳台上看月亮。
      我看不到月亮,却看到了魏晓娟。
      旧村改造,小区建起了幼儿园,她竞标成功,有意无意与我做了邻居。
      她不再是一棵小草,她的头上有了无数光环,比月亮都明亮。
      
      我打工的地方离家很近,所以不住宿舍。
      下班回家,快到幼儿园的时候,魏晓娟的红色轿车越过我的电动车,她放慢了车速,她是从反光镜里注视我的。
      但我假装没注意。
      幼儿园里响起了音乐,优美的旋律伴我上楼。我打开窗子,让《回家》的音符飘进房间,伤感中,猜想她为什么喜欢播放这支曲子。
      她的家不在这里。
      她有三个分园,两个工厂,多年拼搏,事业把她变成了一只候鸟。
      
      外面人声嘈杂,我问老婆,老婆冷冷一笑:
      “幼儿园开业,演节目,你那个老相好穷显摆,还不去看看,叙叙旧?”
      我选择沉默。
      我唯有沉默。
      
      晚饭还算丰盛,胡乱吃几口,胃撑,胃胀,有呕吐的感觉。
      患得患失,优柔寡断,拿不起,放不下,见不得光,这种纠结叫人嗤之以鼻,还不包括道德良知的批判。
      感情出轨其实是一种折磨。
      我不是情圣,也不是大丈夫。
      
      小河,小树林,公园,苹果树,快要落山的夕阳,它们拖住长长的影子,却在如刀的时光里支离破碎。它们早已复制我的风景,不分昼夜,不分季节,不分彼此。
      魏晓娟的长发披散在我肩上,整个人,整颗心,都交给了初恋。我抱紧她,她苍白的脸颊流泪,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流泪,问她,她便摇头。
      她还是把自己匆匆嫁了。
      
      不阴不阳,老婆越发看我不顺眼。
      躲避老婆的目光,但躲不过老婆话锋的切割,直到老婆摔门而去,我才舒了一口气。
      岳父母也住小区,安置房比我家还大。他们家分了两个单元,我能住楼,完全沾了老婆的光。岳母近来身体欠佳,老婆时不时去那里相陪,我喜欢清静,我正好图清静。
      不明白的是:我究竟错在哪里?
      
      老婆确实犯了一个很大的错。
      老婆不该翻出那封“情书”,更不该撕碎,更更不该找她麻烦。她坦然承认一切:是她一厢情愿。
      老婆兴师问罪的时候,她老公还沉浸在蜜月里。
      “我们没做什么,是清白的。”她一指老公,“不信,你问问他。”
      事后,老婆这么跟我说。
      我相信这一句,我是否与她做什么,她老公最清楚,最有发言权,说话最有份量。
      我不止一次想玷污她的清白,结果保护了她的清白。
      
      幼儿园里挤满了人,旋转的灯光划破夜空,也穿透我心脏。我这戚戚小人可否做一回君子,坦荡荡地,迎向她,融入她火热的眸子?这个夏天,我储存了太多的寒意,我已化为一场六月雪,冻结酷暑,覆盖蝉鸣,我不知何时变成了冷血动物。
      诱惑是致命的,今夜,魏晓娟为我准备了歌舞。
      
      舞台左侧,她正给孩子们分发雪糕,自己也拿一支。我走过去,她显得慌乱,把咬过的雪糕往我手上塞。
      “你看,我都咬了一口。”魏晓娟不好意思地笑笑,重新递给我一支新的。
      “你没变,一点都没变。你咬过的更香,更甜。”我也笑笑,我原来挺幽默,这叫我有些吃惊。
      “都四十多了,能不变?这里不变,永远不变!”她摸了摸胸口。
      她的胸变化最大,丰满,成熟,令人馋涎欲滴。
      我忽然觉得雪糕有些苦。
      “一会儿我要上台,就是凑热闹,你别走开。”她定定地看着我,“忙里偷闲学了几年,跳不好,你别笑话。”
      “赶紧忙吧,我保证鼓掌,反正拍不疼。”
      这些年,我一直从事体力劳动,手上布满老茧,我与她已有了天壤之别。
      
      魏晓娟请市里的歌舞团助阵,幼儿园的教师和孩子也参与互动,让这个夏夜充满激情,绽放色彩。当主持人宣布“以最热烈的掌声请出我们尊敬的美女园长”时,我居然忘了鼓掌。
       我目不转睛。
      她一袭轻纱,孤独,凄美,伴着歌声,舞在白色的月光里。
      她舞出了月之魂。
      这支舞就叫月之魂。
      
      那真是一个月圆之夜。
      和朋友喝酒到深夜,告别朋友,路过她家门口,她就等在那里。
      她等了多久?
      她扑进我怀里,我捧起她月亮一样的脸,她的眼睛像星星。
      我什么都不说,我什么都不需要说。
      我决绝地放开她,走了。
      
      舞台上也有月光?
      月之魂,我的灵魂,我愿与你相约,轮回三生三世。
      鞠躬谢幕,如潮的掌声送她离开舞台,也送我离开梦幻。以前,我们是两个世界,现在,我们仍然是两个世界,没有第三个世界可以盛放我们。
      于是,我悄无声息地回了家。
      
      我很想看月亮,圆圆的月亮。
      我的月亮躲进云层里,在山那边,被天狗蚕食。
      今夜无眠,今夜注定无眠,我终于看到一钩残月。
      
      天刚蒙蒙亮,老婆轰轰烈烈的脚步声就震撼了整个楼道,我习惯了老婆的不同凡响。
      一进门,老婆就斜视我:
      “在家啊?你那个老相好和人家撞车,她车上的男人死了,我以为是你呢!”
      我不接话,只是望着即将消失的残月出神。
      
       魏晓娟的老公在那次车祸中死了。她感到深深的愧疚,他是来接她回家的。魏晓娟的心里一直有我,她的老公只是一个摆设,她只是将自己嫁出去好堵住流言蜚语。
       魏晓娟的幼儿园越办越红火,魏晓娟的工厂越办越兴旺,魏晓娟的面貌永远年轻,魏晓娟的秋波永远那么动人。我每天路过她的幼儿园都会忘情地驻足,她火辣辣的眼神里没有新寡的悲哀。
       老婆周喜凤的心灾乐祸越来越无所顾忌,尽管我只是远远地站在幼儿园的门外聆听她的歌声,老婆也会醋意大发,打翻家里的坛坛罐罐以泄愤。
      
       我放任老婆胡闹,我没有心情和她计较什么。我常常痴痴地望着残月出神,嫦娥翩翩起舞弄清影,泪眼婆娑里嫦娥就变成了魏晓娟……她一袭轻纱,孤独,凄美,伴着歌声,舞在白色的月光里。她舞出了月之魂。
       魏晓娟的影子无处不在……小河,小树林,公园,苹果树,快要落山的夕阳,它们拖住长长的影子,与她交相映辉,却在如刀的时光里将我的心切割得支离破碎。它们早已复制我的风景,不分昼夜,不分季节,不分彼此。
       老婆处心积虑捕风捉影,终日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监视我的一举一动。魏晓娟忙碌着自己的事业无暇他顾。我心里满满地装着一个人自得其乐。
      
       老婆总也住不住我和她出轨的把柄,我和她不是没有出轨的条件和心思……可是,我和她都把持着自己,不想将纯洁的爱情让肉欲玷污。
       真爱,常常有温柔的目光就够了。真爱,彼此心里有彼此就够了。真爱,知道彼此活得好好的就够了。
       那些拥被独处的夜晚,我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不能和她走进婚姻的依恋真的就够了吗?
      
       生活是应该有变数的,不然就是死水一潭。可是,我能将老婆变没了吗?可是,我能将心里的她变成心爱的老婆吗?
       我和她,只是保持着初心,初心完美无缺。这就够了吗?够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就像秋风扫落的落叶一样多。
      
       是我错了!我不该在懵懂里就走进无爱的婚姻……我不该没有勇气走出围城……我不该就这么满足有一个人对我是真心的……
      
       多少个不眠之夜,魏晓娟望着天上的一钩残月,她走入美丽的梦乡……我离婚了,我是为了她而离婚的……媒人去她的药儿园找她了,是我委托的媒人……在那个桃花盛开的三月,我娶她做了我的新娘……
       多少个不眠之夜,我望着天上的一钩残月,渐渐进入美丽的梦想……老婆读书识字了,觉悟提高了,要追求真爱了,主动要求和我离婚了……我返老还童了,和心爱的魏晓娟在花前月下牵手了……恋爱了……领证了……结婚了……生孩子了……
      
       望着天上的那一钩残月,它总是圆了再缺。梦里的那一钩残月,总是缺了又圆。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说话更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