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 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 > 几个月下来

几个月下来

发布时间:2019-09-28 13:32编辑: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浏览(89)

      一
      李静从按摩房出来,已近深夜12点。回到三楼的宿舍,她喝了杯水,坐下来揉了揉干涩模糊的双眼,仿佛视力又下降了许多。走到窗外,望着寂寥的夜,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号码,几番挣扎之后,她又断了这个念头,把手机重新揣进裤兜,独自坐在塑料板凳上发起呆来。有将近一个月,他没有来了,以往他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一次,而且都是固定在星期五的晚上。她想着他在忙什么,怎么这么久不来,大概是出差去了吧。
      抚平内心的波澜之后,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站了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盲人一般在屋内慢步行走着。
      每晚下班之后,夜深人静之时,她总会去做这样的练习。
      她闭上双眼,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她缓缓行走着,屋内的轮廓慢慢在她脑海里重新浮现出来。走了一圈下来,她一不小心还是踩到了脸盆,脸盆在暗夜里发出刺耳的响声,她迅速睁开眼,把脸盆扶住了。几个月下来,她慢慢习惯了这种练习,起初她感觉自己是十分恐惧的,像是掉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练习次数多了,她感觉好了很多。
      
      二
      起身,马晓东感到一丝隐隐的疼,如蚂蚁撕咬般传到腰椎之间,他微微摆好姿势,扭动了下僵硬的腰肢,一阵“嘎吱嘎吱”的响声像是骨头破碎一般在耳畔响起。走了几步,那股隐隐的疼没有散去,反而弥漫开来,直接侵袭到了肌肤深处。
      马晓东决定晚上去做两个小时的按摩理疗,不然腰都快断了。这个月忙着公司五周年庆的事,几乎把他忙疯了。很快他的脑海里便呈现出李静的面容,连着她清脆的笑声。他拨了拨李静的手机号,那边却无人接听,又拨了拨座机号码,转瞬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炫铃声,等待片刻之后,紧接着他报出了一个熟悉的数字:28号,28是李静的工号。“28号正在上钟,你再等一个小时,我先帮你预约着。”28号,这个烂熟于心的数字因为李静的存在,而在马晓东内心深处变得柔软丰盈起来。在各种各样的场合,要是有人无意间提起这个数字,马晓东便会条件反射似地在眼前浮现出李静的面容。
      几辆小轿车从他面前疾驰而过,一阵寒风瞬时在马晓东身边旋转开来。穿过马路上的几个红绿灯,再走几步,眼前是一条干净宽敞的绿道,绿道两旁有几簇花朵正迎风绽放,马晓东看着在寒风中摇曳的花朵,心底蓦然涌动出一股热意,适才的烦躁不安顿时缓解了许多。越过绿道,穿过几条小巷道,他来到附近社区最靠里的一家快餐店,店内零星坐着几个人,他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老板娘见他来了露出招牌式的笑容,给他端茶倒水,一阵嘘寒问暖。马晓东经常来这里吃饭,一是这里比较安静,人流量不多,二是老板娘跟他是老乡,同一个县的。在外面打工淘金,能碰到同一个县的老乡,确实不容易。一来二往,来的次数多了,马晓东便跟老板娘熟悉起来。老板娘叫红梅,三十出头的年龄,身材颀长,一副瓜子脸,一笑起来脸上便荡漾出两个酒窝,细细端详几眼,倒也有几分韵味在里头。
      马晓东点了份鱼香茄子煲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偶尔抬头朝门外张望几眼。门外的屋顶上立着几只不知名的鸟儿,踩着轻盈的步履跳着舞蹈,转瞬便又扑腾着翅膀朝天际飞去,几片薄翼随风飘舞着,在半空中雪花般纷纷洒洒地飘荡着。马晓东怔怔地望着在半空中纷飞的鸟羽,跌入了一片混乱的思绪当中,他感觉自己如这几根羽毛般,脱离了母体,在寒风肆意的城市里四处奔波流浪着。他想起这些年自己频繁地更换着各种工作,外贸业务员、记者、文案策划、杂志编辑、保险公司业务员等等,最终身心疲惫的他在这座南方城市留了下来。
      吃完饭出来已是晚上七点,外面依旧寒意逼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去的一刹那,老板娘忽然朝他莞尔一笑,这一笑意味深长,马晓东看在眼里,心底忽然荡漾出一丝温暖,还夹杂着一丝妩媚之感。
      
      三
      夜幕之下的广场虽然寒意袭人,却依旧喧嚣不已,一首首柔软多情的流行音乐从播放机里漫溢而出,一群年逾六旬的老人正躲在广场的一隅扭着腰肢跳着健美操舞;卖烧烤的小贩正马不停蹄地忙碌着,恨不得有三头六臂,烤架上燃起的火苗在寒风中冒着弥漫出阵阵热腾腾的烟气。眼前这幅热闹喧嚣的场面,愈加映衬出马晓东内心的孤独。他下意识地又看了下手表,左脚踩着右脚的暗影,漫无目的地在广场上晃荡着,他依靠在一旁路灯的栏杆上,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身影拉得瘦削而单薄。
      他看了下手机,时间恰好是七点半,预约的时间是八点,还有半个小时,他缓缓朝一旁的公交站台走去,30路车就停摆在站台旁,上车后他选了一个靠里的位置坐了下来,几分钟后等满车的空位都填满了,司机才懒懒地把车开出去。公交车在夜色中时急时缓地前行着,飞速疾驰了一阵便会嘎吱一声很有频率地在下一站停下,马晓东急切地心随着汽车暂时的一个顿号而跳到了嗓子眼,转瞬心又随着疾驰起来的汽车箭一般在霓虹灯闪烁的夜色中穿梭而去,最终射在了一隅安静的店面前。
      十分钟后,马晓东下了车,进入了一旁的康佳盲人按摩店。前台服务员见他进来,露出一脸职业性的微笑,脸上的肌肉丝毫也不僵硬,马晓东觉得她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店外寒意袭人,店内却温暖如春,柔软的灯光洒落一地,处处弥漫着一种宾至如归的温馨气息。服务员双手交叉在小腹前,挺胸收腹地把马晓东迎进了一间大小适中的按摩房里,一分钟后,一杯散发着热气的开水放在房间一旁的案上,服务员让他等一下,28号技师马上就过来。
      丝丝渴意忽然在马晓东体内蔓延开来,他端起水杯一仰头一咕噜把水喝了个底朝天,水瞬时从喉咙流淌而下,他感觉自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很快就把这丁点的温水吸收得一干二净。喝完水,他把外衣褪下,挂在一旁耸起的衣架上,而后又解下皮带,放进按摩床下面的柜子里。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他感觉适才下班时的那阵疲惫和腰酸感仿佛缓解了许多。他有这样一种心理感觉,每次一走进康佳盲人按摩店,静静地躺在按摩床上,全身的疲惫仿佛就被赶走了一般。此刻,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微微闭上双眸,平日塞满各种思绪的大脑像短路般顿时陷入一种短暂的空白当中。他闭目静躺了几十秒钟,又微微地睁开双眼,灯光打在脸上,他感到有些刺眼。很快,他一个翻身,下床跑到门前把灯光调暗了许多,整个房间弥散着一股暧昧朦胧的气息。
      像一个婴儿般蜷缩着在按摩床上躺了将近五分钟时,马晓东心中点点滴滴升腾而起的急切感早已攀升至顶点了,他感觉到这种急切的欲望就像逐渐膨胀而起的气球一般,即将面临爆破的危险。正当他准备起身想去催促一下时,房门终于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李静的身影。
      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推门而入,暗淡昏黄的灯光下,她走到他的床边,瓜子型的脸颊上依旧挂着她独有的笑容。马晓东躺着,静静地望着李静那张熟悉的面容,这张面容像一个巨大而清澈的湖泊,他感觉自己像一粒细小的石头坠入其间,荡漾起阵阵涟漪,很快便没了踪影。整个房间顿时变得异常安静起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马晓东隐约听见李静均匀的呼吸声在他耳畔回荡着,昏黄暗淡的灯光像一条美人蛇摇曳着轻盈动人的尾巴,在屋内跳着轻柔欢快的舞蹈。
      在康佳盲人按摩店,李静显得比较特殊。很多初来乍到的客人惊讶于长相俊俏,视力正常的她为何选择了这里上班。一路相聊下来,他们才一脸唏嘘地知道眼前这个标致的女孩患了青光眼,视力在这几年会慢慢下降,直至眼前一片漆黑。在众人的唏嘘感慨声中,李静脸上依旧露出淡淡的笑容,仿佛她早已为未来的黑暗做好了准备。
      李静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双手在马晓东的额头上覆盖了一条温热的毛巾,准备给他按头。马晓东不再吭声,整个房间顿时又沉浸在一种舒畅的静谧之中。李静温润如玉般的双手在马晓东脸上游荡着,他能感觉到这双手的气息和温度,这双白皙而修长的手熟悉他身体的酸痛,他一两个小时下来几乎不用说一句话,它们便能娴熟地抹平他身上的疲惫和腰肢酸疼感。
      马晓东静躺在按摩床上,微闭双眼,像是暂时掉入进无边的寂静里。李静像一个安静而又深邃的湖泊,她完全不会像别的技师那般一两个小时下来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毫无休止,她适时地说着话,安静而又内敛。马晓东静静地躺着,脑海里呈现出李静的面容,点点滴滴,如此清晰。此时,李静就在他的身边,近在咫尺,她的双手用合适的力度在他身上游弋着。他一边感受着她的气息,一边在心底默默咀嚼着她的音容笑貌。她有清纯的面容、白皙而修长的十指、恰到好处的腰肢、饱满挺拔的乳房,她站立在他面前,像一具形神俱备的雕塑,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里都潜藏着无限的美感。他像一个忠实的俘虏般静静地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每一个微妙的表情。她的双手又放在他的左右太阳穴上,轻轻按摩起来。几分钟后,他感觉舒服了很多,整个人又变得神清气爽了许多。接着她把温柔柔软的双手轻放在他干涩的眼睛上,沿着眼睛四周的鱼腰穴和承泣穴四处打着转儿,五分钟后,眼角适才的疲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平息着自己的思绪,他有意让自己的鼻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胸膛也均匀地上下起伏着,这一切动作仿佛是为了让自己此时此刻安静地躺在这一弯巨大的湖泊里,欢愉地畅游其间……
      李静起身走到按摩床的中央,两爽纤细的小手按在她僵硬无比的腰肌上,几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整个人仿佛都压了上去,他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一股浓烈地酸疼感像一滴巨大的黑色墨汁瞬时泅散开来。此时此刻他就像一个椭圆的鸡蛋,顿时被人捏碎了一般,发出疼痛的声响,不过这种疼很快便被随后潮水般滚涌而来的惬意感,淹没得毫无影无踪了。
      马晓东禁不住又疼痛地喊出几声,李静问他好些没,马晓东频频点头。李静双手重新按在他腰肌的位置,整个身子重新压了下去,几乎要贴在他的身上,他瞬间就感到了一股别样的柔软,那是李静饱满的双乳紧贴在他腰间滋生而出的感觉。几乎是一瞬间,这种温暖而又柔软的感觉带着原始的欲望气息,像变异的蚂蚁一般迅速攀爬到他的大腿根,很快他就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膨胀感。他发现自己下体硬了起来,硬邦邦的顶着生硬的按摩床。他完全被自己的这种反应吓住了,他使劲摇了摇头,驱赶着潜藏在头脑的的恶魔,但这种沾染着无限欲望气息的欲望始终盘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被脑海里的这种欲望驱使着。最终,他使劲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股十分真实的疼痛感侵袭而来,进入脑海里,终于把那欲望驱赶开来。
      按摩完全身后,马晓东总喜欢李静用棉签给他掏耳朵,这是他最享受的时刻。一根干净细小的棉签缓缓进入他的耳朵边缘,轻缓有度,他一点也不感到疼,那股痒意,开始像无数只热锅上的蚂蚁般飞速攀爬开来。
      一个小时后再起身,马晓东感觉身心顿时精神清爽了许多,像是是经历了一次灵魂的洗涤。与别的按摩技师不一样,李静从给他加钟,有好几次马晓东想和她多呆一会儿,按完两个小时后,想再加钟两个小时,但得到的是李静善意的提示,她说:“哥,两个小时的效果最好,多了就是浪费钱,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累了明天再来。”那次他如实地把自己的想法隐约表露了出来,那一刻,他看见李静清纯的脸蛋上露出一抹少女特有的羞涩感。这抹羞涩感像一朵空谷幽兰一般,深深地在他心底绽放着,倾吐着它独有的芳香……
      马晓东穿好衣服,轻轻地抱了抱李静,李静红润的脸颊上迅速荡漾出一抹羞涩的笑意。依旧和以往一般,马晓东给了李静两百块钱,他深知她家的处境如何,清楚她的身世就像知晓自己的十根手指一般。
      李静的父亲早逝,弟弟和她都是由母亲给喂养大的,现在弟弟正在上大一,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李静嗫嚅着咬着双唇收下了,她深深地朝马晓东鞠了一躬。
      从店内走出来,天空中飘起了小雨,街道上人影寥落,裹着寒气的雨丝落在光秃秃的树杈上,远远望去,仿佛一串串雨珠项链镶嵌在上面。
      十分钟后,30路公交车缓缓驶来。巨大的公交车显得空荡荡的,像一个瘦弱的男人,枯瘦的大腿上却套上了一条肥大的裤子。除了满脸疲惫表情僵硬的司机,后面只坐着一个穿着工衣的工厂女孩。马晓东选了车中央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车里明亮的灯光把他照得明晃晃的,白皙的双手在光线的照射下显得有些苍白。他把手摊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在光线的透射下,两只手的血脉清晰,但他却忽然感到很陌生,他忽然又想起了李静那双干净的手。
      快到站时,手机忽然在裤兜里尖锐地响了起来,是杨建明的来电,他看了几眼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接,就让它兀自响着。过了几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依然是杨建明,他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杨建明”三个字,久久不动。
      响了良久,手机终于安静了下来。

    本文由快三在线投注平台发布于快三app平台官网下载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几个月下来

    关键词: